FANDOM


NOD作为一个恐怖主义集团向世界发动了进攻,在全世界范围内轰炸爆破联合国的建筑及设施。为了抵御此威胁,联合国决定将他们非正式的防御力量变为全面展开的行动。1995年10月12日,GDI被授权阻挡恐怖主义份子的进攻并防止帝国力量死灰复燃。GDI主要由世界银行和美国资助,一些资金也从泰伯利亚中获取,但由于此项收益甚少,单靠它是不行的。    GDI与NOD开战的确切日期还不清楚,但这场战争一开始就把整个欧洲和非洲卷了进来。战争虽然没有全球化或升级为核战争,但在1996年初NOD进驻比尔利斯托克(Beoulistock)后,战斗迅速转向了无辜的平民。当GDI军队疏散了该镇的居民后,NOD却利用它先进的媒体技术播放假的新闻报道,声称GDI攻击了这个中立的城镇。    1996年7月25日,联合国停止了对GDI的资助,开始调查他们的行为。NOD利用了这一点,开始到处实施自杀行动和大规模进攻。GDI的官员们被逼得使用最铤而走险的战略战术来防御NOD的疯狂攻击。NOD则继续播放假的新闻,声称GDI试图屠杀平民。它这么做是想使全世界都反对GDI。它差点儿就得逞了。但毕竟还是差了一点。GDI坚守阵地,挡住了NOD的进攻,甚至还夺取了一些NOD的基地、作战单位和这些基地中的财富。当NOD开始溃退时,联合国确认了那些新闻是伪造的并恢复了对GDI的正常资助。    这个精心设计、极度冒险的计划使凯恩和NOD放松了警惕,产生了安全的错觉,并且使他们过度自信。这两点导致NOD犯下了许多错误,现在NOD正被GDI四处追击。向NOD发起总攻的先锋是美国军官詹姆斯.索罗门。根据GDI最高指挥官马克.夏佩德将军的命令,索罗门指挥了对NOD生物研究试验室的进攻。据说凯恩亲自监督着将人类暴露在泰伯利安中的试验。盟军动用了轨道上的离子炮的死亡光束,GDI特殊的垂直起落喷气式战斗机----奥卡战机和猛犸坦克踏平了该设施,但不巧的是,凯恩不在里面。夏佩德发现了凯恩真正的藏身之处,那就是萨拉热窝的NOD神庙。此基地十分巨大,而最近的录象显示凯恩也确在其中。夏佩德命令索罗门一次性地永远消灭凯恩,此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。索罗门接受了这项任务。建立一个可以和NOD那样大的基地抗衡的基地是一个极大的挑战,但是索罗门开始到处占领NOD的设施。不久,他就到了凯恩的家门口,他指挥奥卡机进攻神庙并最终用离子炮摧毁了它。这向世界揭示了离子炮的存在。凯恩消失了并被认为已经死亡。同时,GDI也确认了NOD其他领导人的死亡。这样,GDI终于可以宣布胜利并进入了战后的休整阶段。    在萨拉热窝战役后,GDI开始把NOD的残余从这个星球上清除掉,NOD损失越来越大。全世界人民都兴高采烈,因为战斗终于结束了,现在他们可以期待未来了。    然而未来却在人们的面前破灭了。尽管全世界的科学界都号召暂时忽略NOD而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遏制泰伯利亚给人类带来的威胁,但是泰伯利亚却开始覆盖所有主要植被生态系统地区。惟有各个水体、美国西南部沙漠、撒哈拉沙漠、澳大利亚内陆、西伯利亚和南极洲是安全的,至少现在是这样。泰伯利亚才是这场战争的真正赢家。GDI开始把全世界的健康居民都移居到南极洲和其他未受侵蚀的地区。NOD退入了地下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他们的消息。很快人们意识到这个星球上的可用空间已所剩无几。    由于地面总部太危险而且平民更需要这些有限空间,于是GDI建造了"费城"空间站,总监GDI的所有军队。空间站成了一个轨道指挥所,它与离子炮卫星的联系更加直接。GDI的最高指挥官在这里下达命令,观察世界动向。    然而最近以来,一切好象又从头开始了。众多好战的NOD派别又从世界各地冒了出来并与GDI发生冲突。一些不确切的报道称,NOD内战爆发了,而一些被俘的NOD军官甚至提到了外星人。一群称作"被遗忘者"的受NOD残害的"试验品"也潜伏在暗处,他们仍受到NOD的迫害,但自顾不暇的GDI对此却一无所知。所有这一切都表明即将到来的战争比想象的要大得多,其涉及面很可能延伸到外星球和圣经的国度中去。